關於部落格
由於空間,宇宙便囊括吞沒了我,猶如我是原子。由於思想,我卻擁有了世界。
  • 2173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媒體與政客沈淪時

游錫堃.bmp
儘管藍綠統獨的一次次決戰,讓台灣內部早已肝腸寸斷、認同錯亂,然而,「政客與媒體是台灣兩大亂源」竟可以獲得多數人的認可。政客與媒體本就具有共生互剋的關係,不過,台灣的政媒關係卻各自走極端,導致雙方主客位移,甚而大大影響了台灣未來的進程。 政客──尤其是執政的陳水扁、民進黨的黨政部門,甚至及於綠營的死忠支持者,似已對他們心中所定位的泛藍統派媒體,全面採取了「不聽、不言、不信」的鎖國立場;於是,當統媒爆料愈多,愈是直指阿扁暨扈從集團是何等貪瀆自利、何等濫權是用時,在某種程度上,反而加深上述人士對統媒的仇視、不信,反制手段因而成形。這種反制手段或許是一時的,然而,時日一久終會形塑為「我群」的集體反射動作。這種動作又以:深信阿扁絕未貪瀆,一切全係藍營政客和統媒的陰謀使然。
2100全民開講.jpg
媒體──對於幾個指標性的統媒(平面媒體以中時、聯合為主,電子媒體則是TVBS當前鋒)而言,自去年高捷爆發泰勞騷動並揭露背後的政商污影後,爆料、揭弊竟蔚為傳媒主流,於是這一年來,藍營政客和統媒相互為用,竟打得民進黨政府節節敗退。由於成果超乎預期,統媒早已不願再以客觀、中立的形象(其實,這也只是一種想望,從未見於現實)粉墨登場,統媒直接參與爆料、揭弊的製造行列,而如聯合報系的丁萬鳴者流,公然利用職務之便嗆扁,更是大大褻瀆了新聞工作者的分際;更且,為達目的不擇手段,於是假爆料、烏龍新聞層出不窮,或許是故意為之,或者事後察知錯誤;但在倒扁的前提下,新聞的真實、專業已非第一義。 政客掩耳盗鈴、媒體移花接木,全體台灣人已全然無法真切地分辨真偽對錯;徒讓渾水摸魚者個個都當上「十五分鐘的英雄」,然後虛無、犬儒惡象慢慢滲入社會各領域。這當真是民主必要之惡嗎? 嚴格言之,將媒體和政客等量齊觀視為台灣首惡,其實對媒體是不公平的。因為台灣的政客的確是普遍擺爛,可多數媒體工作者(尤其是平面媒體)仍兢兢業業,未敢將廉恥棄於一旁;重點是第一線記者的採訪,一遇反扁是尚的長官當守門員時,內容支離破碎還是小事,脫逸常軌造成一百八十度的大扭曲,也就成為家常便飯。 話說深深深藍的保守派報人龔濟(就是張作錦)在記者節這天,於其自家《聯合報》的「民意論壇」寫就〈國家不幸記者幸?〉,全然將今日媒體言論無法發揮監督政府功能,歸咎於:領導人不能內疚神明,執政黨無視清議,國會調查糾彈闕如,法院不能秉公偵辦審理。他的態度和自認無錯的阿扁一樣,有錯,全係別人的錯! 至於寫就《我不愛凱撒》、《凱撒不愛我》的資深報人,儘管以美國新聞界的夙昔先賢為奉行典範,並以《大公報》張季鸞所標舉的「不黨、不賣、不私、不盲」自持;然而,自他入主《中國時報》後,烏龍新聞未曾斷絕、嚴謹專業未臻常軌,凡此,都讓有識者不免長歎!
記者為什麼不反叛.jpg
台灣亂象絕非「是政客搞壞媒體,或媒體抹黑政治」這種雞生蛋、蛋生雞的無盡探索。絕不能如此!畢竟,愈是權力者愈需要監督,民主社會終得給予傳媒必要的立足空間。只是,台灣的媒體工作者在批判當政者之前,必得批判已然幫派化、商業化、狗仔化的傳媒環境。 當然,網路部落格時代,識者要想掙脫既有的傳媒系統進行新的反制不是不可能;然而,部落格真能聚眾起義嗎?悲觀者和樂觀者恐怕吵個三天三夜,也未必能獲致共識。更何況幾年下來,商業機制染指部落格世界的企圖和作為,也不再只是傳言而已了。於是有心人想到南韓《OhMyNews》的先鋒角色來。由於日本軟體銀的孫正義已然和南韓合作,於是,移植試種能否成功,值得我等密切觀察。 對於台灣而言,南韓那種蓬勃的「公民寫作新聞」風氣,還源於他們數十年的反政府傳統,因此自主性、集體力道都極湍急;反之,台灣社會已浸淫於八卦日久,虛無犬儒難以自拔,再加上藍統統獨區塊實在不易越過,「公民寫作新聞」如何跨出第一步,必得匯聚眾智不可!至於,這種集體力道如何和部落格相互輝映,恐怕也有得談的了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