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由於空間,宇宙便囊括吞沒了我,猶如我是原子。由於思想,我卻擁有了世界。
  • 2173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決戰異世界的狂想曲──關於世界棒球經典賽

歷史變革總在賭徒一舉,因為只有賭徒敢於衝決網羅。賭徒可能因功敗垂成而烙上叛匪逆首惡名,若是柳暗花明就頓時成為英雄豪傑,歷史為之改寫。甫行落幕,卻讓人餘音繞樑的「世界棒球經典大賽」(World Baseball Classic)正是如此!
經典賽8.jpg
經賽大賽當然不是天外飛來,而是國際奧會決議將棒球項目自奧運剔除後,以美國大聯盟為首的棒運決策者勢必採行的因應措施。只是,倡議初始,大聯盟內外的反對抵制聲浪就不時湧起:大牌球員或因球團壓力,或是為例行賽戰績著眼,紛紛婉拒參加經典賽;球團方面,紐約洋基的「老闆」史坦伯瑞納(George Steinbrenner)講的最為明白,他根本反對旗下球員與賽,即使首屆經典賽堪稱成功案例,相信此公仍不為所動。 大聯盟之外,日本由於職棒球員工會反對於三月春訓期開打,所以與賽意願有些闌珊,而中央聯盟的球團如阪神、中日都消極抵制,再加上徵召大聯盟的球星不順利,松井秀喜、井口資仁、城島健司(後兩者都還是王桑的子弟兵啊!)都婉拒入團;南韓對於開賽時間和分紅比例也有強烈意見,所以直到日本允諾參賽,南韓才首肯。古巴問題更是棘手,先是古巴本身擔心球員叛逃,等到古巴有意願了,又輪到美國財政部以禁運理由找喳,直到古巴同意將所得款項全數捐給卡翠娜颶風的災民後,年初美國官方才放行。以事後諸葛來看,設若日本、南韓、古巴都缺席,那此番賽事能否如此精采絕倫、驚心動魄,恐是未定數,歷史的偶然真是間不容髮。 其實,變革如潛流未曾或歇,直到關鍵時刻,眾人才知輕舟早已橫渡萬重山。經典大賽像劇場、電影,告訴了我們諸多恆古以來的傳奇神話,那又是什麼呢? 一個是以美國大聯盟為主軸,環繞著加勒比海、拉美、加拿大諸國所組串的複繁多變生態圈,也就是宰制/依賴無限衍異的「決戰異世界」天地;另一個則是東亞的日韓世仇,因為榮辱恩怨與體現當下國力,再現「川中島合戰」的演義傳奇。
決戰異世界.jpg
須知,富含貴族氣息的吸血鬼與凶殘野蠻的狼人,都是歐美社會流傳久遠的神祕傳說,可兩者向來就像獅子與老虎般的井水不犯河水。然而在異色電影《決戰異世界》(Underworld)裡頭,吸血鬼和狼人卻是潛藏在人類世界的底層,相互仇鬥了數個世紀,直到凱特‧貝琴薩(Kate Beckinsale)飾演的吸血鬼女戰士瑟琳娜邂逅了年輕的麥可實習醫生後,背後種種駭人聽聞的事實也一一浮現。原來,狼人本是吸血鬼的奴隸,專司吸血鬼於白天休憩時的守衛工作,直到狼人首腦魯西恩愛上吸血鬼長老維多之女,卻慘遭維多無情拆離之後,瘋狂的狼人一族於是群起反叛,深藏於地底世界伺機絕滅吸血鬼。 本身原有狼人血統的麥可醫生,在兩族類激烈厮殺的過程中,無意中又接納了瑟琳娜的血液,變身為同時兼具兩者功能的新物種。故事不僅於此,時間不斷上溯,吸血鬼與狼人竟是系出同源──亞歷山大‧柯維尼是兩族類的共祖(柯維尼就像《舊約》中猶太人與阿拉伯人的共祖亞伯拉罕),均勢已遭破壞,必須溯源解謎才得以挽狂瀾。這暗喻的或是基督教與伊斯蘭世界千年不休的纏鬥,然而放到棒球世界裡一樣的鮮活靈現。
經典賽9.jpg
作為棒球源起地的美國,歷經一世紀以上的拓展,大聯盟不但視加拿大、墨西哥兩近鄰為禁臠,更外延至尼加拉瓜、巴拿馬、委內瑞拉等中南美洲,以及包括古巴、多明尼加、波多黎各等加勒比海領域,一九九○年代中期以後,日本、南韓、台灣也紛紛趕搭大聯盟列車。大聯盟彷彿就是高傲尊貴的吸血鬼一族,除了本國源源不竭的兵源,多明尼加、波多黎各、委內瑞拉等早蔚為大聯盟的外籍重兵團,這些都是狼人大軍。原本古巴也是外籍傭兵主力,孰料一九五九年紅色革命之後,美國對古巴進行長期禁運,當然也就斷絕了美古之間正常的棒球交流。但熱愛棒球的卡斯楚,數十年來作為古巴棒球隊的實質總教頭,闖蕩業餘棒球可謂無堅不摧、無人可敵。直到二○○○年雪梨奧運,敗於由前洛杉磯道奇隊名教頭拉索達(Tommy Lasorda)領軍的美國隊(以小聯盟球員為班底),才首次喪失重要國際賽事的金牌榮銜。這回大聯盟精銳盡出,再輔以加勒比海諸兵團,全面包抄古巴,古巴之行險,不問可知。
卡斯楚.bmp
卡斯楚早在一九四八年就讀於哈瓦那大學法律系時,就受到大聯盟紐約巨人隊、匹茲堡海盗隊和華盛頓參議員隊的矚目,翌年巨人隊還提供他五千美元準備簽下他,卻遭他的婉拒,十年之後竟爾成為美洲反美急先鋒,他像不像狼人首腦魯西恩呢? 大聯盟的陽謀路人皆知,就是將狼族逆首古巴隔絕在兩道防線之外,讓凶殘可怕的狼族們先自行厮殺,再將自己置於「較次等」的美、墨、亞洲代表隊裡,待輕鬆晉級後,再好整以暇地痛擊最後倖存的狼族。然而,身價逾億的大聯盟豪華軍團在首輪即遭加拿大痛擊,好不容易跌撞進八強,先是靠愛國裁判之助險勝日本,卻迅速敗於南韓虎賁將士,最後,更由於以一比二敗給墨西哥,竟無法闖入四強。墨西哥的不屈豪志,讓人聯想到該國十餘年來最神祕、最富正義色彩的蒙面革命家馬訶士(Subcomandante Marcos),以及馬訶士所賡續的薩巴達(Emiliano Zapata)傳奇──一九五二年伊力卡山執導、馬龍白蘭度主演的《薩巴達傳》,即是描寫這一歷史人物的奇緣。 反之,古巴竟然在死亡之組中成為最後的倖存者,聰明的魯西恩讓古巴承東方日本細膩陰柔的血液,因而東西合體的新變種狼人於焉問世。只是,當他們殺入吸血鬼大本營後,赫見吸血鬼首腦已見光死,怎不惆悵感慨啊! 西方的詭異權鬥猶在複製、變易中,東方的對決物語也不遑多讓。若從日本的視域取景,因緣際會的三次日韓對峙大戲,像極了戰國時代最經典的「川中島合戰」。「川中島合戰」的兩造當事人,一方是以「風林火山」名世的「甲斐之虎」武田信玄,另一方則是「越後之龍」上杉謙信,兩人先後在十二年的時間裡進行五次的「川中島合戰」(一五五三~一五六四),小說與電影《風林火山》、《天與地》就在刻畫這一場景磅礡、懾人魂魄的時段。 毋需深究「川中島合戰」的起因和孰勝孰負,因為武田和上杉終非戰國亂局的終結者。然而當兩人視對手為畢生勁敵,傾心智氣力要打倒彼等之時,卻又發展出惺惺相惜的英雄情誼,這是戰國亂世最罕見的奇花異果。所以武田與上杉合奏的「川中島合戰」組曲,絕不比織田信長、豐臣秀吉、德川家康的獨鳴遜色。準此,王貞治、鈴木一朗所率的日本隊就像武田軍團,金寅植、宣銅烈麾下的南韓代表隊則是上杉陣營了。
日本隊2.jpg
<王貞治和鈴木一朗不僅於為族國榮光而戰,更為了突破一己的「次子命」而投入是役。王貞治儘管戰績再如何輝煌,人氣魅力始終無法和長島茂雄相忒;同樣地,快打旋風鈴木一朗就算再締造多少的歷史紀錄,日本人似乎較青睞松井秀喜。王貞治在長島茂雄中風後接手國家隊兵符,根本是燙手山芋,卻又不得不全力以赴。一朗的問題更大,當他說出「要贏到讓對手覺得於三十年內,是贏不了日本」,卻被韓國曲解成「台韓在三十年內贏不了日本」的誑語之後;固然,這是激發南韓驚人戰力的強心針,更成為一朗究是英雄或狗熊的人子抉擇。尤其當南韓二度擊敗日本,投手徐在應將太極旗插在投手丘時,引為「野球人生最大屈辱」的一朗,終如浴火鳳凰展開平生絕技,這才得以在關鍵一戰令南韓稱臣,並在冠軍賽中讓古巴扼腕。一朗將個「風林火山」的兵法發揮到了極致。 或許立於南韓思惟,彼等或許會視全壘打能手李承燁是十六世紀末期的英雄李舜臣再世。當日本太閣豐臣秀吉揮軍侵犯朝鮮半島的危難時刻,李舜臣統領的海軍給予日軍致命的打擊,最後李舜臣雖然身殉,流傳迄今卻成永遠的英雄典範。雞腸肚量的南韓或認為,三戰二勝一負,怎令人心服!其實南韓只要想想楚漢相爭之時,項羽對劉邦的勝負紀錄,可能是九十九比一。而唯一的敗陣卻讓他無顏面對江東父老,終而自刎於烏江。南韓該幸喜不是項羽了! 太極生兩儀,兩儀生四象……循此,「決戰異世界」的怖異細胞將不止於西方,「川中島合戰」還會有精采續集。只是,曾因棒球而榮光,如今卻駭懼被邊緣化的福爾摩沙,會徒然只是「獨留青塚向黃昏」的殘景嗎?也許是身置西奈曠野,怕的是,我們沒有繼續尋覓迦南地的勇氣罷了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