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由於空間,宇宙便囊括吞沒了我,猶如我是原子。由於思想,我卻擁有了世界。
  • 2174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捕捉雜遝有序的最後身影──光華商場的黃昏一瞥

如此人心各異,雜遝紛亂、摩肩接踵一如往昔,卻又得以互動共存的「光華經驗」,這才是所有體觸光華商場世界者最心知肚明的共識。 光華橋拆除之後,原有的商家將暫遷至金山南路與市民大道旁空地所搭起的臨時攤棚,待2007年2月正式進駐新落成的「台北資訊產業大樓」。台北市府儘可以圖擬、口說未來的遠景是何等美好;然,愐懷者都深知,一旦新的城市規畫啟動,民力自尋出路的靈動將不再,專業區隔愈清楚,其實愈不利於南國隨遇而安、自主多元的生活態度。建成圓環的失利已讓人心痛不止,龍山地下街的不如預期,也早被識者料中。「台北資訊產業大樓」想必是以「台北的秋葉原」的面貌去策構,然而由上而下、純粹「工具理性」的「現代性」思惟,在歐美早已引發極大的批判聲浪,台灣的主政者不分藍綠,卻都有志一同地尾隨景從,能不令人歎乎! 還是先說一己的光華經驗好了!
光華商場5.jpg
既非台北人,又沒年長到可以親覩牯嶺街舊書風情的舊日世界,同時剛搬來台北的那一兩年,總對這個大都會抱持戒慎心態,不敢胡闖亂撞,直到一九七七年夏才首次造訪傳聞已久的光華商場,此後只要例假日,尤其到了寒暑假,光華商場就變成我貫常造訪的喜樂地。沒見著牯嶺街全盛模樣,同樣地,光華橋所跨越的新生南路本是塯公圳貫通流過處,我也不曾見聞塯公圳是啥光影,於是,我這個異鄉人和當時新構的地景構圖有了奇妙的貼合,迄今廿九年矣!
台灣經濟史.bmp
關於從牯嶺街遷移到光華商場後,舊書事業的歷史沿革與空間經濟變化,李志銘的半世紀舊書回味一書,已作了精采剖解,於此不須贅言。我必須坦言,數十年來我從光華商場舊書堆中探勘而得的奇珍異寶其實不多!莫說什麼前清古籍、日治珍物、三四○年代文史禁書,就連六、七○年代的絕版好書都不易購得;當然,就如挖掘金礦一般,縱使失利百次,只要有次亮火一閃攫取了我的目光,那就不虛此行。印象最深刻的一次,約莫一九八○年代初期,驚見周憲文主編的《台灣經濟史》上下兩冊就陳列於架上,急忙詢問老闆書價,「一千八百元!」的聲響傳入我耳膜後,終讓我猶豫不定。畢竟在那樣的年代,一個大學窮學生那可能出得起這價碼,日後每回到光華商場都會緊盯那書架,看看珍品是否猶在我「控制之中」。這彷如面對心儀之人,因自慚形穢不敢訴情表意,但求日日見之的卑憐心情,直到某年某月,伊人終究嫁人他去,徒留相思遺恨。《台灣經濟史》某日真不見了蹤影。直到九一年,我逕自打電話詢問影印該書的古亭書屋老闆,著名的台灣史研究者高賢治先生,才輾轉購得該書,距我在光華商場見聞此物,繼而相思懷情已近十年了!另外,八四年購得張俊宏、許信良合寫的《台灣社會力的分析》,亦是一樂!
光華商場2.jpg
其實,探訪光華商場根本沒有虛擲光陰的問題。大概從七○年代末,光華商場的舊書生意就已擺脫初期的冷清光景,寒暑假更是人聲鼎沸;然而,多數舊書店的老闆是以閒適心情面對已然快速騷動的世變。尤其夏豔時節,老闆們總是汗衫短褲的穿著,輕搖小扇,再伴以收音機傳來的台語老歌,或是電視節目的身影晃動,走馬燈式 的人形流動,似不妨礙「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」的心緒。縱然夏日酷熱,人來人往的汗臭讓整個地下室的空氣滿佈腐朽氣息,可那樣的桃花源景又勝於斯時太陽底下的劇動天地,我還是樂此不疲。 進一步要述說者,我是以多重動線的心態逛光華商場。所謂多重動線是指:先到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看書、查資料;然後,再至對街的光華商場閒逛;最後,到水準書局購買新出版的廉價好書。其實,我這樣的動線已極單純,不似追逐電子、電腦新產物的新世代,他們爾後才是光華商場的最大主力與支撐網絡。由於八○年代以後,二手電子零件逐漸流入光華商場,加上又緊臨台北工專(今之國立台北科技大學),理論與實務充分結合,成效遂以相加相乘的速度擴展,於是新光華商場、國際電子廣場、三普廣場沿著新生南路、八德路四擴,電子、音響、通訊、電腦專賣店就成為此區域的特色。同時,隨著聲光影像的發達,刺激感官聲色的A片就蜂擁而入。也曾經,商場東側是古董交易的熱絡場,尤以古玉為主;但建國高架橋的玉市興起後,光華商圈的古董業就式微了。 流連於光華商場的那段時間,唯一讓我心悸者就是,八○年代後期交通日益壅塞不堪,光華商場一帶停車愈來愈不便,而警察拖吊汽機車的次數更為頻繁,因而有兩三次我的機車就慘遭拖吊,更傷腦筋的是,每次領取拖吊車的地點都不一,有在士林廢河道者,有在松山濱江街處,苦不堪言;然於今思之,那已是「光華經驗」圖譜的一部分。
光華商場4.jpg
光華商場本以舊書集散地起家,然而到了八○年代中後期就被電子、電腦業,以及A片業所取代;它還是保持相當的榮景,我不會以愐懷舊書的遺老身分指斥世變多詭什麼的;但是,我逐漸少去光華商場,原因在於空間地理的變革:水準書局遷移到台師大旁邊的浦城街,前往光華商場的動力引擎少了一個;鐵路地下化後,松江路和新生南路繼而打通,原先自成安逸世界的光華商場,突然變為不時遭海嘯襲擊的孤憐危島;最後,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又遷至中和。於是,舊有的多重動線已然潰決,不待光華橋拆除,我不入光華商場地下樓層,久矣! 當然,由於不時得到八德路或新生南路的電子商圈閒逛或救急,遙對舊光華商場總是舊情綿綿,只是今日下到地下樓層,發現舊書店其實所剩無幾,何去何從的憂思還是讓我眉頭緊蹙。對於台北市府來說,他們可能企思,以專業生猛的電子商圈為主體,再擴而延伸到華山藝文特區,形構出科技與人文的都會新生活吧! 然而,想想,以光華商場、中央圖書館台灣分館、台北工專為主體,彼此互動交融所共構的「混亂、衝突、共存」世界,可是經由時間的淬練,以及民力由下而上的推促,方才有著今日多樣的光華市場榮景。主政者以純化、去污(打擊色情)為職志的城市規畫行動,只怕人民在未蒙其利之前,就先行窒息了啊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