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由於空間,宇宙便囊括吞沒了我,猶如我是原子。由於思想,我卻擁有了世界。
  • 217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偶洗腳水,還清純嗎?── 略談民進黨十九週年黨慶

民進黨6.jpg
八○年代沛乎莫之能禦的國際民主洪流,讓封建、外來的黨國體制處處潰堤,這是孕育台灣自主的、反對勢力的絕佳時機;但,若是反對勢力在理論與實踐的準備不足,類似朱一貴、林爽文的挫敗殷鑑,可是台灣史的常態啊!雖然由更嚴苛的左翼批判角度,可以大辣辣地訴說「民主進步黨」或這或那的階級、族群、性別諸侷限;但實際走過八○年代的有識者,可不會妄稱那只是「飛鴻踏雪泥」的一時現象而已。整個八○年代後期的民進黨,固然延續了黨外時期的「編聯會」(即日後的新潮流系)VS「公政會」(以公職人員為主)的權鬥,以及由之延伸的議會/社運、中央/地方路線之爭;但凜於老K的鎮壓性國家機器仍極銳利,以及深懼老K的分化反間攻勢奏效,所以,民進黨初創那幾年,民進黨要員、幹部、支持者可是如履薄冰,一方面謹記歷史教訓、再造詮釋權;另一方面對於社會經濟脈動的適應和捕捉,可是靈巧的很,茲以印象中的二、三事來回顧。 ──民進黨成立次年,適值二二八事件四十周年,所以民進黨在整個二月主辦了系列的演講造勢活動,尤其二二八當天,在北市永樂國小舉行的「二二八和平日演講會」,號召了數萬群眾,瘖啞的台灣人終得以發聲,當時置身人群中的我,是夜可是亢奮難眠!而歷史詮釋權的制高點此後慢慢轉到民進黨之手。針對二二八,統治者除了裝聾作啞,就是由御用傳媒《聯合報》以「社論」形式企求替老K脫罪,卻是何其陽痿! ──同年(一九八七年)七月十日,是「台灣民眾黨」創立六十周年的紀念日。由於民進黨是否會步上民眾黨後塵,徒然淪為歷史灰燼?這樣的課題既是歷史性的,更有現實急迫性;所以,我還記得七月五日就在北市老松國小舉辦「台灣民眾黨創立六十年紀念會」,既避免重蹈歷史覆轍,也勇於和左統的夏潮系統爭奪文化霸權。這樣的氣魄和行動,如今勢已淪為天寶往事。 ──激越抗爭的背後,民進黨類似中小企業主的身手、視野拓展,可不容小覷!記得周年慶(仍是一九八七年)當日,民進黨的遊行隊伍由龍山寺走到中山堂,隊伍前列「76‧09.28」的大幅標語布條讓路人看了都不禁莞爾,只因那是該期「大家樂」的得獎號碼,風林火山的政運抗爭,竟可以和庶民經濟活動和消費文化的思維契合,看似偶然,卻也是台灣整個八○年代的基調。
民進黨3.jpg
當然,八○年代的街頭抗爭雖有衝決封建城堡的意義,卻不免被統治當局烙上「暴力分子」、「陰謀人士」諸多污名。尤其,一九八八年的五二○農民抗爭,平心而論,抗爭的失控涉及社運團體內部的權鬥,卻也凸顯出民進黨社運路線的挫敗。此後,即使是以社運起家的新潮流系,也慢慢和工農路線畫清界限,並投入政治全面本土化之後的政經資源重分配活動。理論、路線的爭戰淡化了,緊接著是行銷、管理手法的推陳出新,這是民進黨全面世俗化(或謂庸俗化)的開始。這裡頭,許信良、陳文茜、陳水扁等都以各自的行銷手法改造民進黨,成敗優劣都須集體承受,毋須因為今日的分道揚鑣、反面成仇,就將責任歸屬全推到一二人身上。 其實,九○年代的民進黨在世俗化的面貌下,最大的瓶頸就是無法擺脫「李登輝情結」的轇轕。由於從本土聯結為反對運動的主力最是省事,所以民進黨原就稀薄的左翼批判思維,此後就像「好自在」般,讓人忘了它的存在。整個九○年代,以李登輝為首的台灣國民黨硬是將民進黨吃得死死的,九六年首次的總統民選,民進黨無論戰略、戰術無不棄甲曳兵,輸的好不難看。也因為無法破解「李登輝情結」,所以即使到了二○○○年,因為國民黨的嚴重分裂,和平的政黨輪替終於寫入台灣當代史扉頁;但,上至阿扁、呂秀蓮、謝長廷、蘇貞昌,下至政府官員、民代,以及幕僚、黨幹部們可都有準備嗎?當然沒有!至於,整個二○○五年,因為連宋訪中、泰勞抗爭……,無能、腐化、硬拗、閉塞諸多返祖現象,人民一一看在眼裡,於此就毋須贅言。
民進黨10.jpg
如今的民進黨像不像八十一回以後的梁山好漢(金聖歎批改的是只有七十回的《水滸傳》)!一百零八好漢原先的生猛勁道,在被招安馴化之後竟都成了死板乏味的丑角,噩運旋即上身,這一切都得要頭兒宋江來負全責。那麼,阿扁是今之宋江嗎?似乎有那麼點神似!問題在於,若以為將咎責全推到阿扁身上,民進黨就可脫胎換骨,那又未免太唯心、太簡化問題所在了。 民進黨今日最大的癥結便是選舉當道,便宜行事的作法是招降納叛、以新建黨政商複合體為要務,致使舊黨國的侍從體制得以借屍還魂。於是,邯鄲學步的後遺症便是,不但未見行政效能提昇,官僚、腐化諸惡名紛至沓來,民進黨的這個《水滸後傳》同樣難看至極;而以馬英九為頭兒的泛藍集團此刻正忙不更迭,寫起《蕩寇誌》來了!我更憶及昔日鄭學稼先生撰寫《中共興亡史》,人皆會訝異是書何以只寫到一九二五年,實則,他認為「八七會議」之後,中共已蛻變為農民黨,不再是馬克思主義屬性的無產階級政黨;至於遵義會議之後的中共更淪為毛黨而已,鄭先生用心不可不察!同樣地,二○○○年之後的民進黨,我還沒能力爬梳重理,甚至,一九九四年台北市長大選之後的民進黨樣貌已迥異於八○年代,我也還沒真正摸清肌裡結構。我心所慕,還是那個有些生澀但活力十足的八○年代「惡童」。
民進黨9.jpg
我不會天真地將政運邏輯和社運邏輯等同,畢竟,今日民進黨是執政者,貿然以社運邏輯頂替政治運作,效果可能更壞;但,民進黨畢竟是源出台灣本土的自主再生體,雖然公平、正義諸理念有些抽象;但民眾若不再對民進黨有此等企盼,那再度被取而代之,就絕不是妄言!我認為,藉由反思「李登輝情結」的本質,才能了解本土可能的侷限與轉化之道;再者,必須面對民粹使其浴火重生──和時下見解迥異的,今日民進黨不是妄用民粹,而是民粹不夠徹底,才無法經由揚棄民粹轉為真正的民主。凡此,仍有進一步論述的空間。 猶記得,八○年代後期,港星葉蘊儀來台上電視節目,由於普通話不靈光,所以每被問到年齡時,老被綜藝主持人虧成「洗腳水」(十九歲),由於她模樣可愛、逗趣,一時「洗腳水」頗為風行;然而,如今同是十九之齡的民進黨,臭老之餘若要強作可愛樣,硬說自己是「洗腳水」,只怕會被人民迅速倒掉啊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