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農木屋

關於部落格
由於空間,宇宙便囊括吞沒了我,猶如我是原子。由於思想,我卻擁有了世界。
  • 217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迷幻的319鄉鎮拼圖

因此,天下雜誌於前不久正式出版《319鄉向前行》的四冊書籍時──這原是《天下雜誌》2001年為慶祝二十週年所製作的「鄉鎮特刊」,是該感謝其勞心勞心;但是,對於他們的分類書寫,左看右看,硬是讓我困惑難安! 就像九○年代初期,天下為十週年誌慶製作「從歷史出發」特刊,因而出版《發現台灣──打開歷史‧走出未來》一樣,《319鄉向前行》也都是該集團群策群力,以專業、分工擘畫完成的大書系;但如同《發現台灣》一樣,明顯的鳥瞰縱覽,早預設出一種宰制高度,是外來的、北部的、中央的、菁英的視野投射,未必比郁永和的《裨海紀遊》高明多少;其實,《319鄉向前走》更像十九至廿世紀中葉歐美式的人類學考掘,只是昔日高懸西方基督教文明作為指南,如今被置換為儒家大一統思維而已。因此,十餘年前,「發現台灣」的「發現」就遭識者批判不已;如今的319鄉鎮構圖,表面雖不見大中國掛帥,但小中國的、不可分割的鄉鎮描繪,依然讓人渾身不自在啊!
阿里山2.jpg
純就我個人主觀心緒而言,將嘉義置於中部系列,是百分之百的北部霸權意識在作祟!我不知他人作何感想,我徹底主張「嘉義是南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誰要是妄將嘉義併入中部,就是別有用心的分離主義壞分子」!之所以有這濃烈的情緒,其實和我同代的嘉義人都可以理解,就是緣於三級棒球的風行。 遙想紅葉力克日本關西和歌山少棒,正式掀起少棒狂熱,如火如荼的全台少棒征戰,嘉義縣市就一直是南部七縣市的一分子。一九六九年的金龍少棒,明明其主體是嘉義大同和博愛國小,卻被冠以台中金龍,三十多年的積非成是,讓我亟思來個正名運動。其後,一九六九、七○兩年,在全國總冠軍賽中,南部代表隊都在最後關頭險勝台中金龍(這對劉克襄、詹偉雄等台中人來說,則是永恆的痛楚)。就是這兩年驚心動魄、扣人心弦的記憶深烙腦海,我的南部認同自此底定。 我要說的是,不只《319鄉向前行》,目前一些電子、平面媒體也都以便宜行事的方式將嘉義列入中部,其癥結就是疏忽庶民日常集體記憶的考查所致。且不說台灣,即使是日本,明治維新廢藩置縣後,會津被併入福島縣,百多年來,不少會津人對福島縣的認同仍極淡薄,集體記憶的差距是最大關鍵。或謂,有那麼嚴重嗎?那就煩請進行田野訪談、歷史縱深後再行定奪了! 若要再行指出《319鄉向前行》這樣、那樣的缺失著實不難;更進一步說,這問題不在於是否投入還不夠;而是,根本就不應囿限於319鄉的行政規畫,因為以既有的行政規畫來書寫,就算再胼手胝足也是事倍功半。
赤嵌樓.bmp
行政規畫與選舉動員造成的區域認同,確實不容否認;但庶民藉由特殊地理畫分、經濟作物的分布、歷史情感的投注……自然流露的地域認同和地理情感,更是彌足珍貴。可惜,此間的政治、歷史、地理、社區研究者對於類此的文化地理學研究 ,實在太闕如了!就因為319鄉鎮成為一種思維上的桎梏,於是包括文建會在內的中央、地方政府,在打出「一 鄉鎮一特色」的口號後,竟致無限延伸出「一鄉鎮一特產,一文化中心,一節慶……」,其極端就是為掙錢無所不用其極,不但造成人力物力的重覆、虛耗,思維的單一對於鄉土的認同究達到何等效果,相信眾人是心知肚明。 其實,不論是社區或鄉鎮認同,首要是要從地名地物的緣起開始了解,那麼,安倍明義的《台灣地名研究》歷六七十年的歲月洗練後,仍是認識台灣鄉鎮的初步。再者,日治到昭和年代之後,畫分為台北、新竹、台中、台南、高雄五州,以及花蓮、台東、澎湖三廳的行政區,其下再切割為五十郡的作法,可能更貼近地理、經濟的區畫;當然,那是日本殖民政權進行「現代化」之後的想像,其中存有多少血淚流痕,可否容小覷。
三仙台.jpg
最後,以社區為小單位再行聯結周邊相關的經濟、地理脈絡,這才可能跳脫319鄉鎮的視野界限。譬如,基隆、瑞芳、金山、萬里都需視為一體;龜山、林口也是共同體;三峽和大溪是不可分割的文化地理想像;而像雲林北港、水林和嘉義的關聯就大於北雲林 地區,恆春半島雖屬屏東縣,其自主性卻不容認;至於客家生存空間,原住民活動天地,甚至,新住民的眷村世界,以及新近移工、外籍新娘所帶來的文化地理想像……地理從來就不是定著不動的,我們的腦力激盪也絕不會停歇;但若一味被319鄉鎮的範圍所框,被小中國一統思維所宰制,那即使全台走透透,大概也像夸父逐日,永難有個圓滿的意像啊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