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農木屋

關於部落格
由於空間,宇宙便囊括吞沒了我,猶如我是原子。由於思想,我卻擁有了世界。
  • 217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台灣職棒的藍斯洛──眺望晨曦的廖敏雄

曾經,台灣職棒有過這樣的夢:在巍峨壯麗的巨蛋球場裡,主客雙方使出渾身解數,將棒球的力與美作了最淋漓盡致的發揮。球迷呢?一方面,可以忘我的為心儀的球隊吶喊助陣;另一方面,則好整以暇的徜徉在心物合一的環境,盡情編織棒球文化的縝密網線,讓它成為台灣庶民文化中極重要的一部分。 但,黑金罩頂,加上不少棒壇菁英集體演出「出埃及記」,另覓屬於他們的迦南聖地,於是,災厄紛紛浮現。猛鷹折翅、雄獅斷爪、象棄其鼻、龍墜平野……種種不尋常的跡象,不禁讓人聯想到《新約聖經》的「啟示錄」篇章。或許,不要談的那麼決絕可怖,設換一個中世紀聖劍沈湖,群魔亂舞的黑暗時代,大概人們比較容易理解。 對!我要說的就是亞瑟王和圓桌武士的故事。故事的情節你我應該不會太陌生:少年亞瑟拔出石中劍,真命天子的身分因此底定,其後數十年藉著術士馬林和一批騎士的協助征服英倫全島,並娶了羅馬貴族之女為后,一時天下承平、國泰民安。 亞瑟王在宮中放了張大圓桌,必須是建功立跡的武士才能入座。悲劇常由平淡生活挑起,亦即首席圓桌武士藍斯洛竟和王后暗通款曲,事發後兩人逃亡,亞瑟王派兵追趕,不意王宮裡卻發生亞瑟的外甥摩德瑞德篡奪王位的驚變,藍斯洛適時復出,鼓舞了正義的力量。最後,正義終於戰勝邪惡,然,亞瑟王卻在混局中戰死,藍斯洛也遁入修道院,亞瑟王的石中劍再度沈入湖潭,等待另一個明君的降臨。 藍斯洛在十八歲就以少年英雄之姿榮登騎士的頭銜,在各種素描中,他的形像是正直勇敢、武藝高超、品德純正、有著貴族的臉龐和氣息,直覺的,他讓我聯想到廖敏雄。沒錯!就是時報鷹的棒球王子。怎麼說呢?
廖敏雄2.jpg
九二年的巴塞隆納奧運會,使得廖敏雄一戰成名。他是棒球列入奧運正式項目以後,首位擊出全壘打的選手,而在最重要的兩場對日戰役,廖敏雄都是勝利打點的製造者,「可怕的第九棒」威名不脛而走。透過電視媒體的直播,廖敏雄俊俏迷人的外形更攫取了不少年輕少女的心,於是,英雄事蹟加上偶像的魅力放送,廖敏雄和郭李建夫成為九二年奧運銀牌軍的兩大台柱。 進入職棒以後,廖敏雄以強打少年的旋風確實也打出不壞的成績:九三年的打點王、九五年的全壘打王,九三、九四連續兩年的金手套獎和最佳九人獎得主,而其累積的全壘打和打點總數也高居職棒新生的榜首,唯一有憾的是,他的打擊率始終不穩定,從未有一季的成績超過三成,還有他的三振數也明顯偏高(在職棒新兵中獨佔鰲頭),大起大落的打擊成績恰和同隊的曾貴章形成鮮明的對比。 總計廖敏雄四年來二成七八的平均打擊率,就一個長短砲必須兼備的中心打者來說,確實值得檢討;不過,讓我們看看東瀛的一個例子,或可提供給廖敏雄一個參考依據。要說的正是昔日也有強打少年美稱,今年轉到讀賣巨人門下的清原和博。 記得職棒四年球季剛結束,美國道奇隊來台進行友誼賽時,我搭友人採訪之便,在環亞大飯店見著了廖敏雄(我清楚記得是十月卅日)。當時我就拿他和清原和博作比較,他思索一會兒也同意他倆有極大的類同點。祇是這道比較習題卻長期被台灣的職棒界和體育記者所忽略。 總計清原至九六年為止的職棒成績是:平均打擊率二成七七,全壘打總數三二九支,打點為九一五分。數字會說話,它意謂著長程火砲威力十足,機槍掃射時有斷續的情況;還有他遭三振的次數一○八九次也相當驚人,最近更是連四年都突破三位數。凡此種種的平均數值,廖敏雄庶幾近之。今年他轉戰心儀已久的巨人隊,截至目前為止乏善可陳,然而在東瀛現場,清原依然被高度期許著,那麼較清原年輕一歲的廖敏雄,又何必過於鑽牛角尖。 還有,清原雖然在八六年初出茅蘆時就拿得新人王,其後也曾數次榮膺金手套獎和最佳九人獎得主,但就是未曾沾上全壘打王或打點王的邊。為此,王貞治就曾善意的表示,要是清原能夠得到一次全壘打王,必定能激發他再接再厲的信念,並增加全壘打支數,而獲得更多的頭銜。就這點來說,廖敏雄就遠較清原幸運;不過,兩人也同時面臨了新的瓶頸。 過去,清原在西武隊,由於隊形相當嚴整、勝利之神瞻之在前,火砲的組合有較多的可能性,所以在不同的階段他曾和秋山幸二共組AK砲,其後也和狄斯多蘭串成DK砲;而今轉戰巨人後,卻必須以大哥的姿態提攜松井秀喜架起MK砲的火網,這樣的重責大任,清原扛得起嗎?這就成了他會否成為日本職棒超級巨星的關鍵。 同樣的,加入職棒第一年時,廖敏雄被賦予第四棒的神聖使命,似乎壓力太大了,所以才有落差起伏極大的表現;次年洋將喬治加盟鷹隊以後,隱然間LG的火砲已打造完成;不幸,廖敏雄去年卻陷入前所未有的低潮,而今年喬治不再歸來,廖敏雄一方面必須自我心理療傷,又得在時報鷹諸多球員或被收押、或遭禁賽的殘缺陣營裡,發揮巨砲的特性,這問題就遠較清原和博複雜許多。
廖敏雄1.jpg
去歲,廖敏雄在首場比賽就擊出兩支全壘打,眼看廖敏雄的時代就要全面到來,孰料日後成績卻直線滑落,到球季結束後就祇留下人們的嗟嘆聲。廖敏雄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呢?外界眾說紛紜,可以確定的是,和藍斯洛的難題一樣,也就是陷入粉紅劫裡。 接觸過廖敏雄的人都會承認,這位來自恆春的大男孩秉性純厚、做事認真、個性溫和親切、不擺架子,對於職棒的概念相當清晰,絕對夠格當台灣職棒的藍斯洛。而今因為一時的錯誤鑄成同樣的難題,歷史固然無法在飛灰煙笑間就一筆帶過,但,他也受夠折磨了! 在整個台灣職棒和時報鷹籠罩在涉賭陰影的時刻,廖敏雄應該像藍斯洛那般勇敢挺出。固然,獨木難撐大廈,但,打出他應有的成績就足以力敵邪靈的進一步侵蝕。正直的武士就是「過毋憚改」,未來的職棒史怎麼書寫廖敏雄,我們無法預估,然而,此刻該怎麼書寫,祇有他自己最清楚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