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部落格
由於空間,宇宙便囊括吞沒了我,猶如我是原子。由於思想,我卻擁有了世界。
  • 2173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歷史的傷口,何時憶起?

六四學運.bmp
民運人士:吾爾開希、柴玲、方勵之、嚴家其等流亡海外,王丹被捕入獄多年。失根的後果,不是為著生活矻矻求生,終致難以思維;或者,享受資本主義之樂,徹底忘卻前行作為(如柴玲);而如今,人在台灣的吾爾開希和王丹呢?六四是其資產,如今看來竟成沈重負債,未曾經歷者,實難對他們冷言或嚴批啊! 台灣:六四前後,國民黨政權直以為共產政權即將垮台,反攻大陸的囈語又開始在黨政軍間流竄。期間什麼鄧小平病逝、李鵬遇刺、四大兵團圍攻廿七軍、王丹身亡、吾爾開希自殺……諸多小道消息充斥整個媒體,直到六月八日、九日,李鵬、鄧小平先後現身,始知一切都在中南海領導階層掌控之中。據說,李登輝當年已由可靠的情資獲悉,中國領導班子未亂;否則,盲動的結果,台灣難以逃過兵燹之災。 不過,當年的國民黨政權還是善用情勢,以「歷史的傷口」之名,誘導出青年學子的赤忱熱情,群聚於中正廟前為「三民主義統一中國」繼續吸安、耽溺迷毒。此種意識形態的動員,一年後經由「戰爭機器」成員的匯編,《歷史如何成為傷口?──「六四」的非官方說法》(唐山,一九九○年六月四日)終於成為有力的歷史見證。同時,由於國民黨政權的開放中正廟,也讓次年三月的學運可以據地起義、埋鍋煮飯,六四民運與台灣三月學運的關聯,當然是直接而密切。 當然,還有多少人記得這一切,我非常非常懷疑。 因為在十五年的政爭、近距離厮殺之後,藍綠陣營早已殺紅眼,更沒人站穩戰略制高點;且藍營在喪失政權,一心要復仇復辟的心理驅使下,「聯共制台」已是第一要務,媚共、懼共早讓他們忘掉共產政權的背信、殘虐,六四事件就讓它隨風而逝吧! 藍營「寧送外人,不予家奴」的心態,固然令人痛切;綠營又是如何呢?無能、無助讓他們不斷退縮,以為掩耳當真可以盜鈴,平白把左翼思維拱手讓出,以為左翼=共產黨=統派,拒聞拒聽中國的一切,於是,他們怎會記得六四暨其意義呢? 媒體與所謂知識菁英又是如何? 所謂的統媒,為求打入中國市場,媚共懼共是常態;有已充當《人民日報》台北版者;有從八九民運之後即不敢痛斥共產政權者,是以,六四當日竟不見關於六四新聞,與共產黨和解共生的初衷,當真令人感觸良深矣! 當年,《中時晚報》派楊渡者流赴北京採訪,事發當時曾喃喃自語,解放軍怎會殺民眾,他的疑惑是否已解,外人不得而知;然如今,「聯共制台」是其明確的主張與作為,該是不容置疑的。 徐宗懋也者,一個唯心浪漫是尚的右翼記者,當年因解放軍子彈反彈進入腦部,住院開刀多時;如今竟以搜羅、整理老台共資料為業,化身為左翼理念護持者,其間轉折殊不可解,同者,應是「聯共反台」使然。 黃德北,一個因參與拯救王丹,而遭中國當局拘押驅逐的《自立晚報》右翼記者;如今也搖身一變為所謂左翼思想的倡議者,或許,聯共未必是其本願,但反台的心理卻是根深柢固的。 我更清楚記得,一個出身夏潮系的工運獨行俠,在當年六月下旬的一次會晤中,他以冷凜、堅定的語氣告訴我:「鎮壓有理」!而今,為「聯共反台」大目標,他積極與右翼泛藍人物接觸合作,心意之堅猶似當年。 至於各色右翼、自由派、左翼,早已在台灣的瘴氣迷霧中喪失方向,自不可能於六四事件有置喙餘地。 但見香港每年依舊維持數萬人的抗議人潮,是環境促使他們必須強烈表意,即使中國當局視之如芒刺在背,終因「一國兩制」的虛名尚須維持;相形之下,台灣更像實質「一國兩制」下的順民。 問題在於:世人當真可以遺忘這一切嗎? 《神隱少女》電影中提示,「曾經發生過的是不可能忘記,只是一時想不起來而已。」中國若無法正視六四,無法面對歷史諸多罪孽的審判,憑啥指控日本軍國主義種種。 其實,從歷史長程視野看,中國八九民運的失敗猶似歐洲一八四八年革命的失敗般。不過,我談的可不是Marx筆下「霧夜十八日」的法蘭西,而是Marx的祖國德意志。 由於歐洲資產階級革命的全面失敗,對於德意志境內各邦國而言(尤其是普魯士),從此把「民族統一、富國強兵」視為第一義,而在俾斯麥「鐵血政策」的貫徹下,固然以普魯士為首的德意志帝國巍然矗立;但少了自由、民主等質素,終使德意志滑向帝國擴張之林,一次大戰、二次大戰遠因,都得回溯到一八四八革命失敗來談起。 中國的情況亦神似。六四之後,中國遭國際社會的經濟制裁,而當他以己力度過難關後;不得了,由「新威權主義」到「中國可以說不」,再到如今的「和平堀起」,固然馬列已漸次被拋到腦後,但隨之而興的是滿腔受迫害怒火的民族主義;而中國各界的新中流砥柱又是在文革「破舊立新」的思維下成長,虛無主義假「中國必然強大」之名沁入人心,我似乎看到杜斯妥也夫斯基筆下的《群魔》已然湧現。 舉世已少有人能正視這道歷史烏雲籠罩了華夏,媚中蔚為主流洪峰;那麼,若不想深烙歷史記憶,因而痛苦無比,那麼不妨也學會遺忘,快樂參與「中國熱」旅程;只是,哪天午夜夢迴,記憶再拾時,又該如何?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